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快乐扑克3历史开奖号码

【龍虎豹】愚人節之后,說說“真話”

編輯:張起靈 發布時間: 進入論壇

帶引號的真話也可以說,但除了時間和場合之外,你心里還得有本明白帳。

  說到愚人節,關于它的起源與解釋很多版本。但傳到中國之后遠沒有那么復雜,在每年的四月一日,大家可以說一些無傷大雅的謊話騙君哈哈一笑,全然不顧西方愚人節“玩笑只能開到中午12點”的規矩。

  愚人節這天說個無傷大雅的謊話愚弄別人博君一笑無傷大雅,但到了愚人節之后,在一年的其余364天中,游戲行業中流傳的是否又全然都是真話?關于這個問題不必解釋得太清楚,游戲行業發展到今天什么都不缺,尤其是段子。各家公司上至騰訊網易,下至不知名的創業小公司,每家基本都能有那么幾個說出來讓人笑掉大牙的小段子,這其中自己抽自己臉的不知道有多少。

  但龍虎豹不想站在道德高地對各位掃射。在陳忠實的小說《白鹿原》中,作為族長的白嘉軒和鹿家的長子鹿兆鵬對于真話和假話有過一段頗為經典的對話:白嘉軒問鹿兆鵬,對于這樁包辦給他的婚姻是否滿意,鹿兆鵬答讓說真話還是假話?白嘉軒不慌不忙地道:“讓說真話,但要分時間和場合。時間和場合不對,真話就是假話,是瘋話。”放到今天的游戲行業里,這話恰如其分。

  愚人節剛剛過去,龍虎豹不想陪您去玩什么“愚人”的把戲,我們只想和您討論一下游戲行業中那些似曾相識,卻打碎了門牙卻又不得不說的話。白嘉軒言:“真話可以說,但要分時間和場合。”在游戲行業里,龍虎豹想對您說的是:“帶引號的真話也可以說,但除了時間和場合之外,你心里還得有本明白帳。”帶引號的真話,終歸是帶引號的,去掉了那倆引號之后里面還剩下什么,您自己心里最清楚。

  龍虎豹啰嗦這么多,其實最后只想說一句話:“愚人節這天愚弄別人哈哈一笑固然無傷大雅。但您若是心里沒這本明白帳,或者說成心揣著明白裝糊涂,那愚弄的就不是別人而是自己。人活一輩子,最不該愚弄的恰恰也是自己。”

“真話”一:是XX公司用誠意打動了我們

  “XX公司用誠意打動了我們”——這話常見于游戲行業的代言人簽約與網游IP授權。其通行的模板是在IP簽約的發布會上,作為IP獲取一方會請來知名網紅作家,在記者群訪環節被問及這一問題時,最后百搭的回答句一定是“XX用誠意打動了我/們”。注意“我”字后面還有一個“們”,但這得分開來看。

  在正常情況下,人活一輩子選擇都是自己做的,所以應該是我。但是無論是IP還是代言人,那背后是有一個共同利益集團的,即便是作為企業高管跳槽,一旦身上加了新任職公司的CXO,那就意味著要為老板負責。這個時候他背后同樣有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所以我在這一時刻瞬間升華為我們。

  “XX用誠意打動了我們”這話放在今天究竟誰信,不得而知。但有據可考的是,早年間龍虎豹卻為一位代言人的類似句式所感動。那是遙遠的2000年,金山軟件在推廣《劍俠情緣2》時曾邀請謝雨欣做代言人,問及為何代言,謝雨欣道:“當金山軟件把這個游戲的故事告訴我們之后,我瞬間被這個愛情故事給感動了。”當時還未滿17歲的龍虎豹天真地以為她真的是被這個愛情故事給感動了。

  游戲行業有多少被愛情或者誠意打動的故事不得而知。真的放到今天,沒有高額的費用保駕護航,再有誠意恐怕也是白搭。但問題就在于之后的事,一旦您被XX用“誠意”打動了之后,那大家就成了一條船上的人,不說您為背后的利益集團負責,最起碼為自己負責總是應該的。

  但問題就在這,往往被誠意打動之后就沒有然后了。這事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拿今天最典型的IP來說,與“被誠意打動”相提并論的還有一句話是“我們會和XX公司一道共同把這個IP的價值和影響力擴大化,把品牌做大。”但到了真正的操盤階段,您會發現好像影響力的擴大化完全成了一個虛無的概念。至于說把品牌做大這事,就更別提了。在中國,移動游戲企業對于IP只有索取沒有回報,這樣說未免太過分了一些。這是因為所謂的回報早在之前就已經給授權方了,要不然你以為那“誠意”是怎么體現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代言人也罷,IP授權方也罷。人家說一句“XX用誠意打動了我們”這話到也不過分。是啊,誠意也可以通過多種方式來體現,關鍵在于你得看人家要什么。話說到這份上,就牽扯了另外一個問題,其實今天的IP授權方和形象代言的經紀人也挺沒溜的,價格炒得高得要死。龍虎豹到真的懷念起了2000年的中國游戲行業,你猜那年金山簽謝雨欣的代言花了多少錢?才一萬塊錢,即便放在當時,這也是一個十分便宜的價格。

“真話”二:感謝X先生/女士在任期內為本公司做出的貢獻

  一般來講,這句話常出現在官方公告中。基于上市公司穩定投資人和董事會信心的原因,往往使得其在重大人事任免上格外謹慎,而已經到了發公告“感謝X先生/女士在任期內為本公司做出的貢獻”這份上,這至少就是個業務線的一把手了,弄不好還是個什么O。也正因此,在這句之前往往還有一句配套的“因個人原因,X先生正式辭去XX公司XX職位。”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上市公司的人事任免往往是個諱莫如深的事。這話得分兩頭說,一種是確實任期滿了,你想繼續連任,人董事會基于種種原因不想讓你繼續干了。還有一種則是業務確實達不到預期,最終只能黯然下課走人。但不管是哪一種,究其原因都可以歸為一條那就是鬧不住董事會了,但問題在于真把自己公司的家丑公然外揚總不是件光彩的事。類似于當年盛大張向東那樣,人還在火車上出差,家里已經發出一封公告說“業務不達預期”是極少的案例。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感謝X先生在任期內為本公司做出的貢獻”這話絕非是真感謝。咱中國人顯示親昵的做法在朋友圈可見一斑,每逢大事小情總是要把人姓舍去直接“恭喜XX”,您說都“感謝X先生了”那還能有多親?

  但問題在于,龍虎豹認為這事終歸不丟人。其原因正是前文所述,上市公司的人事任免是個諱莫如深的事,除卻少數確有混日子之嫌的職業經理人之外,大多數的職業經理人在位置上到也是兢兢業業。

  還拿盛大來說事,張向東之前是譚群釗,在盛大兢兢業業干了十二年換來一紙公告外加陳天橋一句“前九年功績卓越,后三年有功有過。”譚群釗2010年1月正式接任盛大游戲CEO,干到2012年8月,橋哥一句話等于直接把人在CEO的位置上干的事給否了。但這也不丟人,至少陳天橋還沒否你前九年功績卓越,到了近三年那不還是“有功”呢嗎?企業在不同的階段總需要不同的職業經理人,真要怨,就只能怨你自己不是這企業真正的主人。

  說到根上,游戲行業終歸是江湖。在江湖上混到CEO的職位,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外表光鮮之下心里得能插的住刀子。龍虎豹猶記得,2013年CHINAJOY期間,時任中青寶CEO的李瑞杰在浦東嘉里大酒店會場偶遇一位當年被其用各種手段在上市之后轟走的“元老級創始人”。會場門口雙方握手擁抱互拍肩膀甚至還拉點家長,只是那眼神互相看著,都恨不得把對方一口吞下去。看到這一幕龍虎豹只能感嘆唏噓,甭管您是創始人還是什么O。做到高級職業經理人這地步,你一定得明白這公司是誰的?不然的話只能稀里糊涂換來一句“感謝X先生在任期內對公司的貢獻”。

  說到這,龍虎豹只想再說一副常說的對子:“好一座危樓誰是主人誰是客,只三間老屋時宜明月時明風”。這橫批是“沒有不散的筵席”。

“真話”三:我們沒有關注過XXXX

  沒有關注過的XXXX或者是XXX在此做兩種產品,一種是直接的競品,另外一種則不大好說。也許人家是您的仿品吧?

  關于前一種,這種句式到是很好理解。既然是直接競品,那這話就必然得反過來理解,說“沒有關注”必然是“刻意關注”了,而且還弄不好是天天在關注,一會兒接受你采訪完事了回去還得再關注一把。其原因在于二者在市場上是直接的競品,面對的是相似度極高的用戶群體,這絕對是屬于你死我活的較量,所以嘴上關注不關注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我怎么干。關于這一點,遠的如端游時代騰訊在推《QQ飛車》時對《跑跑卡丁車》的關注態度,近一點的,樂動卓越推《我叫MT2》時對于《刀塔傳奇》的關注態度。

  但另外一種就比較有意思。單就“關注”這事來說其性質與前一種態度相似,也是天天關注日日關注。但是關注得多了,難免就有想操刀自己另起爐灶克隆一個的沖動,有媒體來問又要迫不及待地撇清關系,我們真的沒有關注過XXXX。

  最近一個關于沒有關注過XXXX的經典案例是來自于《皇室戰爭》的。在這款SuperCell的作品上線之后不久,上海和成都均出現了CP團隊告訴說創意與SuperCell撞車。最絕的還是那家上海CP,在第二日直接發出一條微博,告訴說“《皇室戰爭》就是抄襲我們的。”并且“不轉不是中國人”。

  話說到這份上就有點沒勁了。其實在龍虎豹看來山寨這事一點也不可恥,因為作為中小CP來說,在今天這個市場競爭激烈的環境之下要想活下來只能是先干點不光彩的偷雞摸狗的事,但問題在于干這事也得有學問:第一從大面上來說,抄襲這事也分高級抄襲和低級抄襲。

  低級抄襲一如《臥龍傳說》,連UI和界面按鈕都懶得改,最后暴雪告到法院只能認倒霉;第二是抄什么產品?駿夢的許賦有句話挺經典:你要抄襲的話別抄國外iOS排行榜前十名,要抄就去抄40至60名的產品。仔細想來到也有幾分道理,排名前十的產品國內國際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微創新”,您一沒經驗二沒資金三沒技術,就別動那歪腦筋了,往下看看競爭小點興許到也有點活路。

  話最后說回到“沒關注過XXXX”這事。其實龍虎豹覺得關注也罷,不關注也罷都不重要,關鍵的是您得明白自己為什么關注?為什么又不關注?咱做什么事都講究個目的性,真像那家上海CP一樣義憤填膺地來一句《皇室戰爭》就是抄我們的,還什么不轉不是中國人,那就不是沒有目的的事了?那已經是沒有腦子了。

“真話”四:S級大作,投入X億

  移動游戲2013年剛爆發那會,對于一個游戲的事前評價標準往往是渠道的評級,在那個渠道憑借畫面就能給你“S”評級的年代,能獲得“S”級的評級往往意味著這產品是一款真正意義的大作。但后來到了2015年,有人指出一個產品是不是S級是個事后標準而不是事前標準,也正因此,標榜一個游戲是否是大作的條件之一成了投入資金。這頗類似于端游時代末期,沒有個5000萬的研發資金投入您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次世代”。到了手游時代,這股風潮又吹起來了,動輒就是“投資X億”,不知道過兩年會不會有人喊出“手游次世代”的口號來?

  憑借投入資金來判斷一個作品是否是大作,這其實是電影行業的思路。電影是拷貝的藝術,也是拍攝與剪輯的藝術。更大的資金投入意味著更逼真的效果與特技,更大牌的明星與導演。《泰坦尼克號》1998年出來之后大紅大紫,國內有不少導演不服,說給我一個億我也能拍出來,真給他一個億了這片子能否達到那個高度姑且不論。但投入到了那個份上,最起碼特技效果這塊不會差,總比那時候的國產電影強吧?

  但到了游戲行業,特別是移動游戲行業,這筆帳不是這么個算法。電影行業一個電影投入幾千萬甚至上億的金額大頭花在三個地方,一是大牌明星與導演的片酬;二是特技效果,迪士尼的《珍珠港》一顆炸彈就花了300萬美元;三是劇組拍攝時的成本損耗。把這轉到游戲領域,大牌明星和導演就是制作人和研發團隊,這部分的投入完全應該算到研發期間的成本自然損耗里——一個制作人和其團隊員工工資該開多少那都是合同里規定好的,至于后期分成那是游戲上線后的事不應計入。那剩下的就是技術方面的投入了,更好的引擎與特效,不可或缺的可能還有美術外包,但美術外包更應計入在研發成本損耗里。

  由此可見,一個游戲最后研發資金投入的大頭實際上除了購買更好的引擎之外就只剩下了與日俱增的研發成本損耗,而后者是隨著開發時間的日趨增長而不斷增長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您號稱自己研發資金過億,非但證明不了自己這產品是大作,反而可能還弄巧成拙。這個行業里能開始項目制作但始終無法結束項目制作的產品研發團隊比比皆是,每一天每一秒都是真金白銀在算著錢。除了那個引擎要花個幾百萬的固定金額投入的話,剩下的全都花在研發的自然成本損耗里。您說您用來給員工發工資發了小一個億,那龍虎豹想問問您,您這產品到底研發了多久呀?他怎么就出不來呀?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憑借研發資金的投入來評判一個作品是否是大作在咱游戲行業實在不是一個聰明的做法。有那工夫,您還不如好好包裝一下制作人呢。

“真話”五:上線X天,即登頂iOS榜首

  發展到今天,這句話幾乎成了每個發行商在發產品之后通稿的標配。“上線X天即登頂iOS暢銷榜首位。”其間或許還有一些游戲的次留和七日留存這樣的數據。每每看即于此,龍虎豹熱淚盈眶之即總想問一句“然后呢?”

  然后的故事往往是沒有然后,這是因為在通稿發布第二日起這些產品往往會在榜單上消逝得無影無蹤。好一點的,呈階梯式下滑,直接點的,干脆就此隱遁仿佛從未來過這世上。話說到這份上你一定明白龍虎豹的意思是什么?沒錯,這東西是刷過的。

  關于對iOS刷榜這事的態度,事實上龍虎豹一點也不反感,這是因為這事在今天幾乎已經成了一個默認的事實。龍虎豹的觀點是,當一個行業里90%的人都把一件不合理的事情默認為合理的潛規則時,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改變自己。因為你無法在短時間內改變90%的人,即便是蘋果也不能。君不見在今天,蘋果中國除了幾次“階段性掃蕩”之外,對于那些約定俗成的,幾乎在每款產品上線都會進行刷榜的大發行早已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這種情況下你不刷榜,反倒是個不正常的事。

  龍虎豹真正反對的,是無意義地曬這件事。“上線X天,即登頂iOS榜首”這事早些年還有點用,這是因為早期的蘋果對于刷榜控制得還比較嚴,你把這標題曬出來至少有兩層目的,一是給投資人看穩定信心證明這產品靠譜,二是給Andriod渠道看,以便在他們那里獲得更好的資源位。但時間發展到今天之后,Andriod渠道也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您那iOS榜首是怎么來的,所以這手段早已失效。而給投資人信心這件事?龍虎豹覺得吧,投資人大都是不看TO C項的游戲媒體的,那您說您這東西是曬給誰看的呢?

  所以話說到這,大家基本上就已經明白了曬自己在iOS上的成績這事在今天已經是意義不大了。龍虎豹不想一棍子打死一群人,在這個行業里的確有《夢幻西游》或者是騰訊系的或者有量,或者本身質量比較出色的產品單純依靠自身實力直接霸榜,但產品真到了這個級別,人家也用不著發什么通稿強調自己在iOS榜單上的位置了。你幾時看見網易發通稿說《夢幻西游》登陸暢銷榜首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今天在對外公開喊“登頂iOS榜首”那剩下的功能只能是自說自話地給自己壯膽了。

  當然,就iOS榜單這事其實真要想搞個事件營銷倒也不難。今天的發行商手里大都有兩、三個帳號,真要想搏眼球,那倒不如痛快地承認自己刷榜了——真的假的,這事以前沒人干過,保證能引發一定的關注,要是承認自己自充了的話,那估計公司品牌也有了。

“真話”六:國內XXXX的移動游戲企業

  頭幾年端游時代時,廠商辦個發布會發通稿時總愛給自己的公司扯上一個標簽,有點名氣的是“國內最具影響力的企業”,準一線的是“國內一線的網游企業”,沒名氣的則干脆是“國內領先的網游企業”,這形容詞多得讓龍虎豹一時數不過來。

  到了移動游戲時代,這股風潮也沒變。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隨便上百度搜一個公司的名稱,那背后的Slogn總是讓人感嘆該公司的壯志偉岸的。吹吹牛皮總是可以的,但問題在于一扯上資本,這事就有點麻煩了。這兩年圍繞移動游戲市場的收購案例估值越來越高,類似于掌趣在2013年17個億收購玩蟹科技已經是小兒科了,今天流行的是負資產高估值。甭管您上一財年虧損多少,只要有流水,我就能給你估出幾十個億來。當然了,其中在給投資人講故事的時候一定不能忘了加上一句“國內XXXX的移動游戲企業”。

  “XXXX”可以隨意添加,它可以是一個基于本公司的行業地位包裝,也可以是針對于本公司在一個尚未看明白的新業務的領域的布局,H5、VR、移動電競只要你愿意隨便添加。只是有一點得明白,您公司真正的體量如何?你所講概念的業務領域是否又真的是未來的風口?這個問題你是需要想清楚的。

  出于資本包裝的目的把自己推上風口浪尖,當資本的熱潮褪去,處于風口浪尖的你又如何去應對?說白了,概念包裝這事就猶如皇帝的新衣,大家不說或是出于共同的目的,或是與自己無關所以高高掛起,但是只要有個能說出來“這人什么也沒穿”那他最終就猶如泡沫一樣,一文不值。

  在龍虎豹看來,在移動游戲這個領域,中國最有資格說自己是國內XXXX的移動游戲企業的就兩家:一是騰訊,二是網易。前者布局于內容足夠強大,后者專注于研發,在不同的領域中的確都做到了數一數二的位置。但還是那句話,真正到了這個量級,倒也不稀得干這件事了。江湖有云“北喬峰,南慕容”,但你幾時見過大俠喬峰跟人自我介紹“在下北喬峰”了?

“真話”七:曾任XX產品制作人/主策劃

  龍虎豹在行業里這么多年,總有幾個問題是弄不清楚的,比如說到“真話七”這一項,對一個問題一直是充滿疑惑的。那即是,網易的《夢幻西游》,在徐波離職之后是否還有“主策劃”或者“制作人”這個職位,如果有的話他們究竟是誰?

  之所以這么講,完全是因為在咱中國的移動游戲領域,“制作人”或者“主策劃”實在太不值錢。華南這邊網易系的創業者一塊板磚扔下去砸傷十個人,九個人的簡歷寫的是《夢幻西游》“主策劃”,剩下一個爬起來,是《大話西游》的主策劃。這年頭,究竟誰真誰假已經是說不清了。

  事實上,“曾任XX產品制作人/主策劃”這種話出現的原因不外有二:一是發行商要推新產品,為了做品宣吸引眼球所以特意包裝出一個制作人來,而這個制作人參與的項目不外乎是昔日那些促成端游上市公司最終走向納斯達克市場的幾款大作;第二種情況則是創業者自己外出創業要拉投資,基于獲取資金的需求于是把自己的簡歷寫成是“制作人”或者“主策劃”。

  說真的,這事在龍虎豹看來,其實干得挺傻的。至于傻的原因如下所述:

第一是好的制作人能不能到你手里?在中國的移動游戲行業,頂尖的制作人要么是在騰訊、網易這樣的大廠被當做寶貝一樣供著,要么是早已經被幾家風投供著創業。而從商業模式來看,其實今天一線的大發行商玩的手段與頁游時代無異,把住幾個成功的制作人與大IP,然后產品出來之后直接簽代理,在這種模式之下,真正頂尖的制作人的產品往往到不了中小型發行商手里。

  第二是咱中國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制作人。基于同一成功產品的制作人和主策劃跑出來多了,投資人也會起疑心,怎么一個月這內我見了這么多的“制作人”,還是基于一個產品的?在這種情況下人家也會去做背調,偏巧游戲行業又不大,誰底細如何一查便知。這并非沒有先例,龍虎豹聽到過最扯的案例是目標軟件曾經有四位朋友號稱自己是產品的制作人去拉投資,與投資人聊了半天之后對方起了疑心,做了一番調查之后發現這哥四個在目標軟件不過是四個客服,與“制作人”相差十萬八千里。要知道,投資人的圈子也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圈子,這事一傳開基本上就等于把自己的名聲給毀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隨著移動游戲行業的不斷發展。類似于此的“曾任XX游戲制作人/主策劃”這樣的話仍將繼續流傳下去,并且這股風潮將逐漸轉移到入行沒幾年的行業新人中去。有朝一日,當你面前坐著一個歲數還不到25歲,卻曾經擔任《夢幻西游》手游版制作人的哥們,你一定不要感到意外,有道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們都是被這幫“后浪”給拍死的。

近期熱門游戲

禮包領號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 ios全平台音乐软件 橄榄球 pk10投注技巧分享 快3计划软件免费 918通比牛牛手机版 网赚稳赚 时时彩 设计一个稳赚不赔的局 pk10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app 下彩网彩票 时时彩